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龚氏内地

讲好牛田故事:左边路见到了周恩来和朱德(七十二)

时间:2021-08-08 17:01:55   作者:编辑部   来源:龚氏宗亲网   阅读:8540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文|《中华龚氏网》编者 胡家密牛田地处武夷山北岳,闽赣交界地,属福建光泽县。四面环山,中间是一个小盆地,是中国“五神之地”(金神、木神、水神、火神、土神)。山好、水好、空气好。是鄱阳湖和长江水源地之一。牛田是一个千年古村落,文化底蕴深厚。牛田是龚姓的祖源地,全国300万龚姓人中近......

文|《中华氏网》编者 胡家密

牛田地处武夷山北岳,闽赣交界地,属福建光泽县。四面环山,中间是一个小盆地,是中国“五神之地”(金神、木神、水神、火神、土神)。山好、水好、空气好。是鄱阳湖和长江水源地之一。牛田是一个千年古村落,文化底蕴深厚。牛田是姓的祖源地,全国300万姓人中近200万出自牛田。其氏忠孝文化影响深远。是国家级“传统古村落”,福建省“森林村庄”。周恩来、朱德曾率领红一方面军在此开展四、五次反围剿,并设后方指挥部。也是红色闽赣省委发起地。

讲好牛田故事:左边路见到了周恩来和朱德(七十二)

图/福建省华侨乡牛田村 氏网/胡家密 摄

出于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,建立不到两个月的闽赣省政府机关,从牛田迁往黎川湖坊。闽赣省成立半个月后,朱德再次来到牛田。这一次,朱德公开露面。朱德和周恩来数次到牛田,朱德公开露面两次,一次是第一次经过牛田的时候,也就是把陈经天、蔡绳子带走参加红军的那次。周恩来唯一在牛田的公开露面,也在这次。之后,周恩来和朱德至少三次秘密来到牛田,一次住在蔡家大院,两次住在左家大院,左边路竟然不知道。

这不奇怪,左边路那时尚未当上黄道的警卫员,即便在他家里,他也不会知道。

当上黄道警卫员之后,左边路记得有那么几次,第一次是在年前,牛田来了一队精干红军,人人腰挎驳壳枪,背别大砍刀,枪柄和刀柄系着红布条,还有十几挺机枪,扛机枪的,皆是彪形大汉。房前屋后布了流动岗哨,瞭望孔布置了狙击手。院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,第二进靠右一个房间,设置了警戒线。除了邵式平、黄道、萧劲光,任何人不得进入。左边路家人住第一进,邵式平、黄道、萧劲光本来住第二进,那几天,他们搬到第三进。这些人并不从大门进出,而是从偏门进出,步子轻得好像有轻功,互相之间很少说话。

房间里头,不断传出“滴滴答答”的声音,左边路十分好奇,又不敢走近,也不敢打听。萧劲光警卫员告诉他,警卫员的职责,第一是保护首长安全,第二是保护首长安全,第三还是保护首长安全,眼观六路但是不准看的不要看,耳听八方但是不准听的不要听,守口如瓶不该问的不要问,不准说的打死不要说。萧劲光警卫员同样不准接近那个房间,但是他见多识广,见左边路好奇得口水要流下来、眼珠要掉下来的样子,忍不住告诉他,“滴滴答答”的声音,是从发报机上发出来的。

左边路说,你不是告诉我,不准听的不要听,那你刚才说的准不准听?萧劲光警卫员说,准听也好不准听也好,你已经听到了。左边路说,如果准听,我就听到了,如果不准听,我什么也没听到。萧劲光警卫员笑道,你这人真有意思,一根筋,一根筋好啊,一根筋的人认死理,绝不会叛变左边路说,你还没回答我,到底准不准听?萧劲光警卫员说,当然准听,我就是说给你听的嘛。左边路说,我想问个问题,准不准问?警卫员想笑又不敢,捂嘴道,准,当然准。

左边路吞了几口口水,那我问了,那个发报机,是做什么用的?萧劲光警卫员说,用处可大了,它可以把口信捎到几百几千里以外的地方。左边路说,我想继续问个问题,准不准?萧劲光警卫员说,有屁就放有问题就问,我俩谁跟谁呀。左边路说,捎到几百几千里以外,需要多长时间?萧劲光警卫员说,你最远去过哪里?左边路说,古林,离牛田不远的一个村子。萧劲光警卫员说,最快需要多长时间?左边路说,大半个上午。萧劲光警卫员说,发报机“滴答”几下就到了。

左边路说,天老爷,这么快?比子弹还块!萧劲光警卫员说,不知比子弹快多少倍。左边路说,最后一个问题,唉,算了,不问了,这个问题不能问。萧劲光警卫员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问题,严肃道,不能问的就不要问,今天我俩的话,不准向任何人说起。左边路说,你一百个放心,今天我什么都没听到、什么都没问,从何说起?萧劲光警卫员朝他竖起大拇指。

第二次是在秋后,情形和上次差不多。这次左边路见到了周恩来和朱德。之前在湖坊,左边路已经见过他们。与上次相比,也就四五个月的时间,两人清癯不少,神情凝重。1933年9月,蒋介石调集一百万兵力,发动第五次“围剿”,以五十万兵力进攻中央根据地。敌人为了切断中央根据地与赣东北和闽北根据地的联系,形成东北面的堡垒线,包围中央根据地,首先把矛头指向闽赣省根据地黎川,湖坊首当其冲。9月底,湖坊和黎川县城相继失守,中央根据地与闽浙赣根据地的联系被切断。闽赣省名存实亡,黄道又回到牛田,回到左家大院。

左边路第一次见到周恩来和朱德,是在黎川红军阅兵誓师大会上。那是一个冬天,左边路参加红军不久,黄道来到牛田不久,邵式平、萧劲光还没有来到牛田。牛田的红军、游击队和赤卫队,一起参加了阅兵。还有一支从白虎隘开过来的红军大部队,经风扫隘开往黎川参加阅兵。阅兵场设在黎川县城李树坪河滩上,那可真是红旗招展、人山人海呀。天空像熟睡后醒来的婴儿,睁开好奇惊喜的眼睛,露出一线又一线光明。寒风吹着欢腾的口哨,河水顺应潮流,呐喊着浩荡东流。周边群众一大早扶老携幼,打着篾光松火,顶着冷风踏着霜冻,从四面八方赶来,云集河滩四周,翘首以盼。

“来了,来了,我们的队伍走过来了!”在一阵阵欢呼声中,中央红军第一、三、五军团,闽赣边区地方武装共八万多指战员,肩扛步枪火铳,手提大刀梭镖,还有扛着轻机枪和拾着重机枪、迫击炮、松树炮的,由西向东,朝着共同的方向前行。

河滩被踩得微微颤抖,大地被踩得微微颤抖,黎川被踩得微微颤抖,江西被踩得微微颤抖,中国被踩得微微颤抖,地球被踩得微微颤抖。

鲜红的太阳喷薄而出,密箭般射出万道光芒,红旗和军帽上的红五星,梭镖上的红缨和大刀柄上的红布条,在阳光映衬下,发出釉质般的光芒。浅蓝色军装把偌大的河滩铺展成蓝色的海洋。没有大炮坦克助阵,更没有飞机划破长空的壮观,红军将士们高昂着随时准备抛却的头颅,迈着坚毅齐整的步伐,在《国际歌》《红军歌》《当兵就要当红军》的歌声中,前进前进前进进。

阅兵誓师大会持续三个多小时,整个会场欢呼声、呐喊声、口号声此起彼伏,喊得最多的口号是“红军万岁”“苏维埃万岁”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”。周恩来、朱德、王稼祥、刘伯承,先后在大会上讲话。会场没有扩音设备,左边路隔主席台那么远,听不清他们说了些什么,也根本看不清他们,内心却无比激动,他听到了欢呼声、呐喊声、口号声,一同欢呼呐喊喊口号。他忍不住全身一阵阵发热发颤,像被闪电击中似的,那是一种置身历史的感受。

当地群众代表登上临时搭建的检阅台,送给朱德一面两个壮汉抬着走的大鼓。鼓身漆得通红发亮,可照见人影,鼓槌大如拳头,槌头裹着红布。鼓面贴着一副对联,上联是“一鼓作气摧敌寇”,下联是“三军振奋奏凯歌”,横联是“旗开得胜”。朱德甚是激动,亲操鼓槌,擂了三槌。一槌擂下去,心惊肉跳;两槌擂下去,热血沸腾;三槌擂下去,山摇地动。

战鼓太大太重,不便携带,红军也没有携带战鼓的习惯,这面战鼓留在了湖坊。第五次“围剿”开始,国民党大兵压境,红军被迫撤离湖坊,闽赣省随之撤销,黄道把战鼓带到牛田,放在左家大院。朱德最后一次来牛田,看到战鼓,感慨万千道,群众希望我们打胜仗,可是现在这种打法,怎么打得了胜仗?这样打下去,红军前途堪忧啊。黄道说,依照目前局势,红军不可能在牛田久待,这面战鼓只能留在牛田了。

朱德拿起鼓槌,高高抡起,却没有敲下去,轻轻碰了碰鼓沿,低沉道,红军只有打胜仗,不断打胜仗,才能捍卫苏区,扩大苏区,捍卫和扩大了苏区,才能保护和解放群众,可是现在,苏区情况危急,国民党反动派对革命群众进行疯狂清洗和报复,我们对不起群众啊。黄道说,您给战鼓签个名,给牛田群众留个念想,牛田群众为红军做了很大贡献。朱德摇摇头,还是不签吧,我要是签了这个名,国民党来了,不知多少人要受牵连。黄道说,朱总司令,还是您想得周到,可惜了一面好鼓,我坚信!即使鼓不在了,人心还在,只要人心还在,红军的种子就会不断发芽生长。

朱德说,黄道同志,你说得太好了,只要人心在,种子就不会死,红军就不会亡。朱德说罢,猛地抡起鼓槌,敲了起来,敲得那么有力,敲得那么投入。鼓声久久地在左家大院回荡,在牛田回荡,在黎川回荡,在江西回荡,在中国回荡......

左边路近距离见到朱德和周恩来,是在闽赣省政府机关迁到湖坊不久。那是他俩第一次到湖坊,邵式平、黄道、萧劲光请吃饭,只有简简单单四个菜,全是青菜。湖坊是个大镇,有饭馆,不像牛田,没什么商铺。对面一个小饭馆老板,正好烧了一锅狗肉,得知红军大官来了,端了满满一碗狗肉过来,说他请客。邵式平说,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不能随便吃群众的东西。萧劲光不忍拂小老板的热情,让警卫员去把司务长叫来,吩咐他把狗肉钱付了。黄道拦住司务长说,今天算我私人请客。黄道边说边掏口袋,掏了半天没掏出钱来,面露难色。

邵式平笑道,一鸣兄,你上次在牛田请我喝谷烧吃红军炒,现在怕是身无分文了吧?这个客还是我来请,我是省主席嘛。黄道说,唉,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,我身上真没钱了。这时周恩来开口了,你们都别争,既然是请我和朱老总,这钱自然由我来出。朱德正要开口,周恩来朝他摆了摆手,朱老总,您就别和我争了,您比我年长,这客我请定了,我请大家一起吃狗肉。

周恩来从口袋掏出一块花边,递给小老板。小老板不肯收。周恩来说,如果你不收下,请把狗肉端回去,我们绝不会吃的。对了,请问是不是钱不够?不好意思呀,我身上只有一块花边,不够的话,也请你端回去吧。小老板说,够了,足够了,多了,我再装一碗过来。小老板很快又端来满满一碗狗肉。

狗肉放在桌上,周恩来举起筷子,来,大家一起来。黄道向左边路使了个眼色,狗肉有些冷了,热一热味道更好。左边路会意,一手一碗,端起狗肉直奔伙房,边走边弯下头,叼起一块,用最快速度嚼烂吞进肚子。伙夫把狗肉热好,左边路没有任何不适反应,断定狗肉无毒,这才端了出来。

周恩来先给朱德搛了最大一块,接着一一给在座搛了一块,最后给自己搛一块小的,笑道,吃狗肉如同吃子弹啊。朱德说,恩来,此话怎讲?萧劲光说,上火哕。周恩来说,我们作为高级干部,决不能挪用浪费一个铜板,要把节省下来的钱拿去造子弹,每造一颗子弹可以消灭一个敌人,每消灭一个敌人,可以保住一个乃至几个红军的生命,因为这个敌人可能会杀死一个乃至多个红军。萧劲光说,恩来同志,您这是批评我呢,看来这狗肉我不能吃了。周恩来说,我这是借题发挥,对事不对人,你不但要吃,还要多吃,你这个司令打起仗来,那可是如狼似虎,敌人闻风丧胆。周恩来说着,又给萧劲光搛了一块狗肉。

一桌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在左家大院,左边路听到“滴滴答答”的那个房间,突然传来很响的拍桌声,一连拍了好几下,然后周恩来铁青着脸走了出来,双手叉腰,在天井旁边走来走去,嘴里嚷着“岂有此理”,下巴上的胡须,一颤一颤的。一会儿,朱德走了出来,轻轻拍着周恩来的肩膀,恩来,莫生气,身体重要。周恩来说,老总,他们这是蛮不讲理瞎指挥嘛,人在国外,却遥控操纵中央,搞垂帘听政,这样“左”下去,红军前途堪忧啊。朱德深深地叹了口气,恩来,这样下去,红军有大劫难啊。

周恩来没说话,看到正在三进天井来回走动、不断朝这边张望的左边路,朝他招了招手。左边路一见周恩来向他招手,非常兴奋,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,向周恩来和朱德行了个礼,首长,有何指示?周恩来摆摆手,没指示,我们随便聊聊,你是黄道同志的警卫员吧?左边路说,是的。周恩来问,你叫什么名字?左边路说,我姓左,左右的左,名叫边路,旁边的边,路上的路。左边路参加红军后,白天训练晚上识字,当上警卫员后,黄道夫妇一有空,便教他识字,基本脱盲了。

朱德笑道,姓左的人很少,我们有个叫左权的同志,也姓左,是个优秀的红军干部。说到这里,朱德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姓左没有关系,这里头要是“左”了,麻烦可就大了。周恩来也笑道,老总说得好啊,清朝推翻二十多年了,辫子也剪了二十多年了,可是有些人的脑袋后边,还留着一根无形的辫子。有的人原本姓王姓陈姓秦姓李,骨子里其实姓左呢。朱德击掌大笑,笑而不语。

左边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一会儿望望周恩来,一会儿看看朱德,憋出一句:二位首长放心,我虽然叫左边路,但我决不会走偏路走错路,我要跟着红军走到底。周恩来说,左边路同志,你说得好啊,我们决不允许红军走上偏路错路。朱德说,道路是曲折的,前途是光明的,最后的胜利,一定是属于红军的。

左边路不知道,周恩来和朱德这三次来到牛田,都是在苏维埃牛田区政府成立之后,为了指挥中央红军开展第四、五次反“围剿”斗争。红方面军接连打了硝石、黄狮渡、浒湾几场重要战斗,均获得胜利。1933年1月,朱德在牛田发出命令,命令前方模范一团三连少年先锋队,配合红军工兵连到光泽做群众工作,五天内红军干部在县城召集三次千人以上群众大会,群众情绪极为热烈,随即工会、贫农团也开始组织起来。此时驻邵武国民党军马鸿兴部一千多人进攻光泽县城,周恩来在牛田发出命令,命令红二十二军回师光泽,歼灭了这股敌军。同年10月6日,周恩来、朱德又在牛田致电项英,提出“闽赣军区现在新桥附近,萧(劲光)9日可抵牛田草坪岭村附近,选适当地点设行营,指挥闽赣电台移去”,“东方军后方医院,拟选择光(泽)、资(溪)适当地点设立”。


*注:文章节选自《红道》作者:邱贵平

四川氏网传媒有限公司原创作品系统同步今日头条、腾讯新闻、搜狐新闻、新浪新闻,转载请咨询。

监制丨国林

网牛田故事栏目组总监丨新高

栏目组编委丨欢云、肖明扬、胡家密、春光

编辑丨进军

声明:龚氏网独家内容无授权禁止转载,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转载,如需撤稿请于站点顶部留言。

标签:龚氏十二  龚氏故事  龚氏家庙  牛田龚氏  龚氏七十  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