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龚氏内地

龚天鹏:跳出熟悉圈子去打量音乐

时间:2019-02-17 13:34:38   作者:编辑部   来源:龚氏网   阅读:8775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早上八点,对搞艺术的来说确实早了点。与闹钟抗争了五分钟之后,龚天鹏习惯性败下阵来。随着起床气地逐渐散去,脑海里却有一张任务清单嗖地闪过,眼睛顿时瞪得溜圆,就此彻底醒了。龚天鹏手头目前有三个重活——以中华创世神话为题材的交响清唱剧《炎黄曲》,加之第九交响曲《启航》、第十交响曲《京剧......

早上八点,对搞艺术的来说确实早了点。与闹钟抗争了五分钟之后,天鹏习惯性败下阵来。随着起床气地逐渐散去,脑海里却有一张任务清单嗖地闪过,眼睛顿时瞪得溜圆,就此彻底醒了。


龚天鹏:跳出熟悉圈子去打量音乐


龚天鹏

手头目前有三个重活——以中华创世神话为题材的交响清唱剧《炎黄曲》,加之第九交响曲《启航》、第十交响曲《京剧幻想》的修改精磨。

时不时,他觉得作曲的过程像极了作家写作,既是在记录生活个中细节中找寻平衡,更要努力去放大那些隐藏在日常表达之后,只露出冰山一角的澎湃情感。

只不过,“自己是用音符代替了笔杆。”

“……用世界的语言让西方人不带偏见地听到了中国故事而被震撼到落泪。”发来的邮件里,美国音乐出版社协会主席劳伦·凯瑟陈情描述。

作为资深专业人士,这般感慨万端的情绪变化本并不多见。但在细听了《第五交响曲》和《启航》之后,老爷子写下一段长长的文字,记录了自己从旋律中感悟到的波澜人生和壮阔岁月。

笑着点头,相比于专家的身份,让龚天鹏更在意的是从这份点评里划出的若干关键词——世界语言、中国故事、震撼落泪,将其串起之后,能清晰读出一名海外听众的心理曲线。“交响乐最让人着迷的是什么?就在于每个聆听者都会有一番自己的理解,哪怕它并没有具体故事作为串联。”

一直以来,龚天鹏在音乐世界里向往更大的能量。比如《启航》,“五个乐章用宏阔‘写意’笔法架构而成,所用歌词或选自先烈李大钊的著名散文诗《青春》,或以当代人的眼光抒发百年沧桑的感悟,用心不在‘写实’细节,而是发挥音乐所长,更多着力于‘精、气、神’的渲染和营造。”

为这部作品专门写就的乐评中,上海音乐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杨燕迪教授细致解构其间的技法理念。在其笔下,龚天鹏的音乐写作风格被提炼浓缩为——“大开大合的气派。”

这是一枚名副其实“别人家的孩子”——2岁时能辨识所有音高与和弦,9岁考入世界顶尖的美国茱莉亚学院,13岁已与小提琴大师帕尔曼、歌剧天后费莱明、好莱坞音乐巨匠约翰·威廉姆斯同台演出……如果一切顺利,曾经的“钢琴神童”将自动升级为未来的“钢琴王子”。闭着眼去想,都将是一条布满鲜花与掌声之路。

可属于他的行程偏偏就“万里有了一”——16岁那年,龚天鹏下决心要“改变”。这份从演奏转向作曲的心意是如此执拗,以至于让身边的至亲和师长都猝不及防。

事隔多年,龚天鹏对他们依然怀有深深的歉意,“因为家庭对自己的培养几乎倾尽所有,最终的选择不能说逆流而上,却也是布满了荆棘。”但对于那次称为分水岭的转身,他捏了下拳头,毫不迟疑给自己点了个赞——“迄今为止最好的决定,没有之一。”

至于触发的动因,龚天鹏将其主要归结为青春少年的叛逆驱动,“觉得钢琴已经不能满足自己了”。但这份心思落在时任茱莉亚学院校长约瑟夫·波利西眼里,超过30年育人的阅历让他无疑看得更为透彻。

师徒二人又深聊了一次之后,龚天鹏被推荐进入该校作曲系。果如老头所料,换了一条新跑道后,这匹乍蹄的马驹跑得更为欢实——8次荣膺美国作曲家协会青年作曲家奖,所出版的14部大型作品由全美各大音乐学院图书馆收藏,成为史上唯一在学生时代即得此殊荣的作曲者。

“他十几岁时的成就是很多同行一辈子都无法抗衡的。”著名华人作曲家盛宗亮如是评价这位年轻的同行。

并不是没有遭遇过瓶颈。

2016年回国受聘成为上海爱乐乐团驻团作曲,起步阶段的创作并不称意,因为——“下笔时理想虽丰满,乐器的动静却颇骨感。”两者之间的落差,“需要长时间蹲守排练厅边听边改,兼及与不同声部演奏家展开互动讨论才能夯实完善。”

不久之后,细部的变化开始显现——首先是对于听觉的判断大大增进。而当这些点滴累积到一定里程,日渐提升的是对作品整体的把控。更为重要的在于视角的转换,“如果能找到双赢的办法,我总是那个愿意妥协的人。”

久而久之,作品标配在心中日趋成型:得让人觉得享受,让观众感觉作者是朋友。“因为这些旋律就来自生活,而我,只负责用情怀去记录。”

而对于那层底色的描摹,亦如前辈同行莱昂纳德·科恩写成的歌词:“万物皆有缝隙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……”无论目见或是想象,自那份细微文字透出的旷达亮意,却藉由着音符的律动而渐次弥散,这样的温暖画面令龚天鹏心向往之。

时不时,龚天鹏要跳出熟悉的生活场景和圈子。掰掰指头,“上个月回家给老妈过了生日,国庆节前度的蜜月……”不禁盘算起要不要近期再出趟门,哪怕不用出站,尽管已稿债累累。

于他,每次脱离熟识的环境不仅心头的那份敏感得以刷新,更会有意想不到的灵感成功激活。而据他本人统计,这种成功率在坐上“将公里折叠起来”的火车时尤其明显。

只因,“每一秒从身边略过的风景,带给人的都是一种新的向往。”多年前为自己笔下小说酝酿的这个开头,龚天鹏一直常读常新,并尝试留下不同注脚。(谷一飞)

了解更多家族资讯,关注龚氏订阅号,请扫描二维码


声明:龚氏网独家内容无授权禁止转载,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转载,如需撤稿请于站点顶部留言。


标签:音乐  熟悉  圈子  跳出  去打  龚天鹏  
相关评论